贾竹霞

当云深求学期间的众人看魔道55

故城旧梦:

薛洋粉别进来,看了生气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就是不喜欢他,晓星尘怎么可能喜欢薛洋,为了逃避薛洋都自杀散魂了,怎么可能爱上薛洋?


江澄今天也很心累,快要拉不住自己的猪了


【第36章 草木 4 谁在门外?竹竿喀喀。】


竹竿?莫非是......


众人又一次集体转头,这次是阿箐。


阿箐抱着竹竿:“没错就是我!ㄟ(▔,▔)ㄏ”


【金凌等人心中砰砰直跳, 生怕他向外窥看时忽然之间遭遇什么不测,捂着眼睛倒下来。只听魏无羡“啊!”的一声, 众少年齐齐心往上一提, 毛发都倒竖起来:“怎么了!”


......


魏无羡道:“哎呀!真好看。你们小点儿声, 别把它吓跑了。我还没看够。”】


“魏无羡,你无不无聊?居然欺骗小孩子!”江晚吟扶额。


“不不不,我这是在锻炼他们,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太让我伤心了!”魏无羡假装心痛。


江晚吟:哪里来的煞笔


江澄:没眼看 (﹁"﹁)


【金凌道:“让开!我要看。”


......


此时已入夜。夜间偏冷, 义城中的妖雾竟也消散了不少, 能勉强看清几丈外的街道。金凌瞅了一会儿, 没瞅见那个“好厉害、真好看”的东西, 有点失望, 心道:“难道刚才我开口说话, 把它吓跑了吗?”】


可怜的孩子,又双叒叕被魏无羡忽悠了。江晚吟这么想着。


江厌离摸了摸金凌的头:“阿凌,我该说你什么好?这么轻易就被阿羡忽悠了,还冲在第一个。”


金凌委屈巴巴,明明是魏无羡在欺负人!


金凌对江厌离说:“阿娘,是魏无羡演技高超!”


江晚吟的紫电滋滋作响:“金凌,你要是学他,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金凌不假思索地说:“我怎么可能学他?”


【正觉得没劲, 一道瘦小干瘪的身影突然闪现在木缝之前。


......


他心念一转,直起身子,状似满不在乎地道:“也不过如此,勉强能看罢了!”】


众人:......


刚刚是谁说不会学魏无羡的?


“金凌!”江晚吟脸色阴沉,“好的不学,尽学些坏的!”


阿箐:老娘一杆杆跺死你!


晓星尘安慰:“阿箐,没事的,而且我觉得你当时确实恐怖哈哈哈。”


晓星尘停不下来了。


阿箐/宋子琛:-_-||


【说完之后,便退开站到一旁,等待下一个上当的人。被这两人一前一后一糊弄,剩下其他人的好奇之心被引到了顶峰,蓝思追按捺不住,也站到那个位置。然而刚把眼睛凑过去,他便很是诚实地“啊!”的叫了出来,跳了回去,满脸受到惊吓的无措,晕头转向地找了两圈才找到魏无羡,向他控诉道:“莫前辈!外面有个……有个……”】


看看人家思追,多诚实的孩子!


【魏无羡一脸了然地道:“有个那个是吧?不必说出来,说出来就没惊喜了,让大家自己去看。”


......


魏无羡道:“你天生就会飞天御剑?都不是练着练着就会了。同理,吓着吓着也就能习惯了。茅厕臭吧?恶心吧?但是相信我,你在茅厕里住一个月,饭都照样可以在里面吃。”】


“来来来,你给我们示范一下,”江晚吟咬牙切齿地摸着紫电,“回去之后你就在茅厕待上一个月,让我们都看看你说的话究竟是不是真的!”


“哈哈哈,我只是打个比方嘛,你冷静,冷静哈。”魏无羡有点慌。


虞夫人指着魏婴:“你若不去,他去如何?”


魏婴:我做错了什么?


“那就让他去吧!”魏无羡不假思索。


当然,最后魏婴还是没有去茅厕吃饭。


【众少年毛骨悚然,异口同声拒绝道:“不能!!!不信!!!”


......


魏无羡道:“当然,本人从不开玩笑,也从不戏弄人。就从景仪开始吧。金凌和思追都看过了。”】


“不开玩笑?”江澄挑眉。


“不戏弄人?”江晚吟漏电。


随后两人异口同声:“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啊~”


【蓝景仪道:“啊?我就不用了吧,中了尸毒的人不能动的,这是你说的。”


......


抗议无效,他只得硬着头皮走到窗前,看一眼,别一眼,看一眼,别一眼。魏无羡敲木板道:“你怕什么。我站在这里,它不敢突破这块板子,不会把你眼珠子吃了的。”


蓝景仪跳开道:“我看完了!”】


阿箐把竹竿一跺:“本姑娘才没有这种爱好,你可别造谣!”


魏无羡嬉皮笑脸:“这不是当时不知道情况嘛!”


蓝景仪:心疼地抱住弱小又无助的自己


【接着轮到下一个,每个人看的时候嘴里都发出嘶嘶的吸气声。等一圈人轮了一遍,魏无羡道:“看完了?那每个人来说说你们看到了什么细节。我们总结一下。”


……


魏无羡评价道:“金凌看得多,但是思追看得细。”


金凌撇了撇嘴。】


江枫眠道:“阿凌,细节很重要。”


“细节决定成败!”虞紫鸢也说道。


“是,外公外婆,我记住了。”金凌赶紧应道。


“不过阿凌看的多,也没问题,思追虽然看的细,但看的少。”魏无羡安慰。


金凌:哼(*`へ´*)


【一名少年道:“这位女孩子大概只有十五六岁,瓜子脸,很是清秀,清秀之中还有一股活力。用一根木簪别着长头发,木簪的尾巴上面雕着一只小狐狸头。瘦小并且体态纤细。虽然并不整洁,但也不算肮脏,不讨人厌。如果整理一番,一定是一位可爱的美人。”


魏无羡一听,登时觉得此子前途无量,大力赞扬:“不错不错,观察细致而且着落点独特。这位小朋友将来一定是个情种。”】


众人全部看向欧阳子真。


阿箐:多谢夸奖,你说了实话(^_^)


欧阳子真:……


【那少年面上红了,捂着脸转向墙壁,不理同伴的嬉笑。又一名少年道:“看来那竹竿敲地的声音,就是她在行走的时候发出来的。如果生前就已经瞎了,死后化为鬼魂也会是看不到的,她必须依靠那根盲杖。”


……


说完,他立刻动手拆下了一块门板。不光屋内的少年们,连窗外那只阴魂都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戒备地举起竹竿。】


“我当时万万没想到魏公子会这么做,”阿箐叹气,“我还以为他要赶我走。”


“咳,我有这么可怕吗?”魏无羡无语╯﹏╰


“不可怕,但是很皮。”金子轩突然说,毕竟自家儿子被魏无羡给吓了,虽然本意是好的,但仍然忍不住想怼他。


“我又没吓你!”魏无羡下意识想怼他,但想到穷奇道的事情,还是忍住了,没说下去。


【魏无羡先和那只阴魂打了个招呼,随即问道:“这位姑娘,你一直跟着他们,是有什么事儿吗?”


……


闻言,那少女的鬼魂顿了顿动作,冲他们张开嘴。


鲜血从空无一物的口腔里涌了出来。原来,她的舌头已经被连根拔去了。】


“这也太残忍了!”江枫眠皱眉,“是谁干的?居然这样对一个小姑娘!是不是那个薛洋?”


“就是那个坏东西!”阿箐似乎又回忆起了死前的恐怖经历。


“此人真是个祸害!”聂明玦道。


“也不知道是什么环境能养出这么个人来。”青蘅君不知道如何形容薛洋,这么残忍的杀人方式,他还没见过几次,更何况当时薛洋应该年纪不大,手段却如此残忍,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


【世家子弟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又不约而同地心生同情:“难怪无法开口说话。又盲又哑,真可怜。”


魏无羡道:“她比的是手语吗?有谁懂?”


没人懂。那少女急得直跺脚,用竹竿在地上写写又划划。可她明显不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女子,并不识字你也写不出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画了一堆小人,教人完全摸不清她想表达什么意思。】


“噗,”明明是很严肃的场景,晓星尘却忍不住笑了出来“阿箐,等出去后我就教你识字吧。”


阿箐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嗯,好的,我一定会努力学的。”


【正在此时,长街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奔跑声,还有人的喘息声。


那少女的阴魂忽然消失了,不过她应该还会自己找来,因此魏无羡并不担心,迅速插回了门板,继续从木缝里向外窥看。其他的世家子弟们也想看外面的情形,都挤到门前,一排脑袋从最上方叠到了最下方,用视线堵住了这条门缝。】


不得不说,这个场面实在太过滑稽,晓星尘又在哈哈哈了๑乛v乛๑


【方才妖雾稀薄了一阵,此刻又逐渐流动起来。只见一道狼狈的身影从白雾中破出,奔了过来。


这人一身黑衣,似乎受了伤,跑起来跌跌撞撞,腰间悬着一把剑,也用黑布缠着。蓝景仪低声道:“是那个雾面人吗?”


蓝思追低声应:“应该不是,那雾面人的身法和这个人完全不同。”


那人身后跟上来一群走尸,行动极快,立即追上了他。那人拔剑迎战,剑光清亮,划破迷雾,魏无羡心中喝彩:“好剑!”】


“这是道长的剑,当然是好剑!”阿箐骄傲的抬起头。


“这是晓星尘道长的剑?可是晓星尘道长不是已经……此人难道是薛洋?”江枫眠反应过来。


“不错。”魏无羡肯定了江枫眠的猜测“说实话,我一开始也把他当成了小师叔,不得不说,他演的真像。”


晓星尘沉默不语,不知对此人作何评价。


薛洋可怜吗?可怜。他可恨吗?也可恨。但是,小时候受苦并不能成为他害人的理由。


【但一剑扫过,又是一阵熟悉的“泼泼”、“泼泼”怪响。……魏无羡道:“这人得救。”】


金凌不爽地看了一眼魏无羡:“我们当时就不该救他!”


“可是不救他我们也没那么容易知道事情的真相啊。”蓝景仪小声逼逼。


“你!”金凌眉头一皱,眼看又要和蓝景仪开撕。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都这么久以前的事情了,吵也没用啊。”这是日常劝和的蓝思追同学。


【金凌道:“你要怎么救?现在不能过去,满天都飘着尸毒粉,靠近就中毒。”


……


下一刻,真的有“咯咯咭咭”的笑声,从她们涂得鲜红的嘴唇里飘了出来!


点睛召将术!】


求学期间的人看的眼睛都直了,他们,应该说是所有人,都从未见过这种场面,实在是太帅了!


长辈们矜持着不去看。


只有蓝启仁不屑一顾。


蓝启仁:邪魔外道!


只有蓝忘机心疼地拉着魏无羡的手:“此法伤身,不可多用。”


魏无羡整个人都挂在蓝忘机身上,安抚他:“哎呀,蓝湛你别担心,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用的,更何况你不是在我身边嘛,你肯定会保护我这个柔~弱~男~子~的吧~”


江澄和江晚吟感到一阵恶寒,不敢去看他们。


蓝湛:要抱抱。


魏婴:突然想抱


江澄:抱你个头,魏无羡你给我滚回去,蓝忘机你离我们远点!


【仿佛看到了、听到了什么极其好笑的事,这一对纸人笑得花枝乱颤,同时,那对用活人鲜血点上的眼珠在眼眶里骨碌碌的地乱转,这画面当真是娇媚至极,也阴森至极。魏无羡站在她们面前,浅浅颔首,低头向她们行了一个礼。


礼尚往来,这一对纸人也对他欠了欠身,还了一个更大的礼。】


看到这一幕,蓝启仁对魏无羡的看法有所改观,一个对阴魂都这么礼貌的人真的顽劣不堪,不堪大用,无药可救吗?


【魏无羡指向门外,道:“把活人带进来——除此以外,全灭不留。”


……


两名纸侍女大获全胜,服从命令,将那名已经力不从心的逃亡者提进门来,再往门外一跳,大门自动关上。她们则一左一右,仿佛镇府雄狮般守在了门外,安静下来。】


“好,好厉害!”小怀桑看的都结巴了满脸的羡慕与崇拜,“魏兄你简直是我的偶像!这么厉害的招数教教我怎么样?”


“不是我不愿意教你,”魏无羡假装叹气,一脸无奈,“你看看你大哥吧。”


小怀桑反应过来,颤颤巍巍地转头,不出意料地看见了黑着脸的聂明玦。


聂明玦强忍着怒气,不停地告诉自己,这是唯一的弟弟 不能打死。


最终聂明玦还是没打怀桑,因为空间规则,不能打人,就算是自己弟弟也不行╮( ̄▽ ̄)╭


但是这并不代表聂怀桑逃过一劫,因为聂明玦已经决定出去后立刻去一趟云深不知处抓人。


【屋内的数名世家子弟已然瞠目结舌。


……


而且是个生得很好看的瞎子,鼻梁秀挺,薄唇透出浅浅的红色,几乎可说是俊俏,容貌看起来也十分年轻,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不免叫人惋惜。魏无羡心道:怎么最近遇到这么多瞎子?听到的,看到的。活的,死的。】


众人刚才都见过薛洋,因此一眼便认了出来。


“薛洋为什么要扮成晓星尘道长,还扮地这么像,”


“不过是贪恋那被他亲手毁灭的唯一的光后又后悔罢了。”聂导扇子一合。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魏无羡道,“他惨痛的童年的确可怜,但他后来做的事情简直不可饶恕,不过是自作自受罢了!”


“要是没有坏东西该多好!”阿箐嘟着嘴,“道长还是别乱捡人!”


“唉,我实在是想不到兰陵金氏会不直接彻底杀死薛洋,而是容许他活着。”晓星尘叹气。


“是三哥吧,他们两个可是好朋友啊。”聂导把扇子挡在自己的脸前面。


【忽然,金凌道:“喂,这个人我们还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是敌是友,为什么要贸然救他?万一是个恶人,岂不是救了一条蛇进来?”


……


蓝景仪气道:“你这人……”话还没说完,他的舌头就打了结。】


“蓝景仪,你怎么总是欺负阿凌?”金夫人见两人一直吵架,实在忍不住了。


“我欺负他?”蓝景仪一脸震惊,“明明是他欺负我,你看我哪次和他吵赢了?每次都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打断我们!”


蓝景仪一顿,又道:“不过这次大小姐确实是对的,这薛洋可不就是毒蛇吗!”


【因为他看到了那人倚在桌边的佩剑。缠在剑上的黑布滑落了半截,露出了剑身。


……


“霜华”。】


晓星尘看了一眼自己的剑,沉默不语,这把剑陪着他斩妖除魔,也因为受人欺骗而粘上了无辜人的鲜血,最终自己也死在这把剑下。在这么多年后终于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霜华剑?


……


这种表现,几乎已能够确定,这个人就是栎阳常氏一案后失踪的晓星尘了。】


众人看了看晓星尘,又看了看屏幕上的薛洋,不得不承认,若不是见过真的晓星尘,估计真的会把薛洋当成晓星尘。


“他又是何苦呢……”晓星尘不知道说什么好。


【晓星尘还不知道他已经被人识破了身份,忍过了那阵疼,摸摸索索去拿他的霜华。魏无羡眼疾手快地把滑下来的黑布拉上去。他摸到了霜华,点头道:“多谢相救,我先走一步。”


……


晓星尘摇头道:“不知。我只是一名云游道……云游到此,得知此地异象,这便入城夜猎。城中活尸走尸数量之多、能力之强,你们尚未领教。有的行动敏捷,防不胜防。有的被斩杀之后,身上会爆出尸毒粉,沾身即中毒,但若不斩杀,它们又会扑上来撕咬,结果是一样会中毒。实难对付。我听你们声音,里面有不少小公子吧?奉劝诸位还是尽早离去。”】


“说实话,我当时真的信了他。”蓝景仪懊恼。


“我可没信,你个傻叉→_→”金凌鄙视。


蓝景仪气的想拔剑:“你什么意思?薛洋演技那么好,被骗也很正常!”


随后蓝景仪指着欧阳子真:“子真你说,你信了没?”


欧阳子真看看金凌,又看看景仪,最终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说出了三个字:“我没信。”


景仪:……


魏无羡无语:“别吵了,你们明明都信了。”


小朋友组:……


金凌:(▼皿▼#)


【话音刚落,大门外便传来了那对纸人姐妹的咯咯阴笑。这一次,笑声前所未有的尖锐。】


看样子,似乎有什么厉害的出来了。

评论

热度(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