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竹霞

夷陵老祖的后台(七)

你欧阳总攻吖:

  宠羡!


  宠叽!


  (我有罪其他人写的羡羡都有辣——么萌而我一心只想让羡在起点的路上越走越远233)


  








  很快,两人回到了演武场,,幽月瑾已经离开去魏无羡待过的小世界接蓝忘机去了。


  “你的实力虽然恢复了不少,但是你现在不能完美运用你的力量,甚至血脉之力都没有恢复,这几天,你跟来夜家求学的学生们一起训练,等你掌控了些力量,我带你出门游历。”夜千瑾看见魏无羡进来,收起了眼中的戾气,严肃地说道。


  “嗯,出去,我可以去看看我和蓝湛之前去过的地方吗?”魏无羡应了一声,随后有些纠结地问了一句,眼中有点期待。


  “等你实力提上去了,随便你去什么地方玩,不管你。”夜千瑾轻笑一声,魏无羡眼神亮了。


  于是,接下来的几个月,魏无羡被夜烁莘带走训练……


  有一点,魏无羡很想不明白,就是为什么夜家的各种训练那么惨绝人寰还有那么多人把孩子送到夜家深造啊!


  经过夜家铁血的培训,魏无羡才感觉在蓝家的求学蓝家的惩罚是有多温和,蓝家顶多是对一双手不友好,夜家就不一样了,训练对全身都不友好!你能想象到早上还很精神的一小伙子晚上爬回寝室的那种恐惧感嘛!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关键是夜家随机的阵法实战演练啊!


  有一次,夜清寰兴致上来陪这群小朋友一起实战演练,还承诺:“我会压制实力,你们若是在阵法之中,能找到并抓到本座,训练减半。”


  本来一群傻小子都觉着,这把稳了,实际上,就算夜清寰压制了实力,也是站在诸天顶尖的那一批高手,再加上,夜清寰有操控时间的能力,就算不能直接逆转时间,也能从时间里得知他们下一步要去什么地方,以至于夜清寰像逗二傻子一样,把这群傻小子忽悠瘸了,不但输了他们之间的比赛,还累了个半死。  


  对此,训练负责人夜烁莘表示:我可能不是人,但阿寰你是真的狗,坑自家外甥和一群小朋友你良心不痛吗?


  其实夜家的训练是真心不能算难,只是刚开始训练的时候,都是一群娇生惯养的大少爷,魏无羡更是刚刚修复好肉身,更是没受过这种训练,以至于横着出门爬着回来。


  魏无羡的天赋是真的很高,很快,血脉觉醒,夜家的各种剑法,道法都掌控了,酸了一众仙门百家的人,更有甚者,企图跟着直播一起修炼。


  只是……夜家的功法哪怕是御龙大陆的天之骄子也需要一段时间吧修炼,那么容易就让人学去了,怎么可能!


  光是魂魄或是心性,就能刷下来一片人。


  蓝忘机被带走了,幽月瑾直接撕裂虚空带走了蓝忘机,至于蓝家各位大佬的分身,已经恢复记忆开始脱离仙门,整顿家族。夜岚歌和魏长泽留在小世界,等着仙门百家的惩罚降临。


  魏无羡掌控了自身的力量,夜千瑾带他出了夜家历练。


  魏无羡一路见了不少他在摘星楼的书籍上看到的各种妖兽,也斩杀了不少妖兽。


  在暗溟之森,魏无羡刚斩杀了一条九头冰皇蛇,将兽身收进生命空间,转身准备走,去被人围住,不少人,甚至……在昏暗的林中,甚至不知道有没有人支援。


  魏无羡心一沉,还没开口四面八方就有不少人向他攻过来,魏无羡提起无忧挡住了来人的攻击,一个后翻拉开距离,手中催动剑诀,凌厉的剑气如同长虹,不少人被魏无羡诛于剑下,然而,这不影响那些人对魏无羡的杀意,依旧有不少人前赴后继,企图杀死魏无羡。


  鲜血肆意地洒落在暗溟之森的大地上,树木被强大的术法摧折,魏无羡执剑杀敌,越来越多的人死在魏无羡的剑下,仙门百家首次见识到了那把剑在魏无羡的手中能发挥出多大的威力。


  然,人数只多不少,魏无羡将剑插入地面,撑着剑喘气,实在是站不起来了,他杀得这些人,数量上已经超过了他以往参加的所有战役所杀的人了,一些人见魏无羡体力不支,提剑杀过来,直指着魏无羡的喉咙 


  仙门百家不由得紧张起来,有人希望魏无羡活下去,如果魏无羡死了,万一夜岚歌和魏长泽一个想不开,他们这个世界就完了!


  当然,也有人巴不得魏无羡早点死,比如江晚吟母子。江晚吟妒恨地看着直播上的魏无羡,就是这样,魏无羡一提起剑就能夺走所有人的目光,哪怕是现在这种狼狈的境地,也有人在他的耳边念着什么:


  “夷陵老祖剑法了得,先前没能见上一面当真是可惜。”


  “魏无羡这剑法,哪怕是含光君都不相上下吧,当真是强。”


  “……”


  该死!凭什么!凭什么啊!凭什么他魏无羡可以提剑杀敌,他现在却连金丹都没有,连放在一边的三毒都只是个摆设!魏无羡!你怎么还不死啊!


  魏无羡支着剑,看到杀向他的暗卫,心中没有半点波澜。


  三。


  二。


  一。  


  看着被锁链穿心的暗卫,再看眼前无数被血煞戾气拧断脖子的人魏无羡抬头,看着天边俯瞰众生的夜千瑾,眼中满是震撼。  


  强!  


  很强,感觉……无论如何都无法匹敌的强大,魏无羡没有见到夜千瑾是怎么动手的,不,他可能都没有动手……


  “傻掉了?”夜千瑾闪身,出现在魏无羡身边,伸手把人拉起来,魏无羡没受什么伤,就是体力耗尽了而已,被夜千瑾拉起来,魏无羡直接不客气地扒在舅舅背后,夜千瑾高高在上的修罗形象一秒破灭,翻了个白眼,转身看着这面前尸横遍地,冷笑一声:“暗九,给那些家族提个醒,让他们自己来收尸,本君可没那个心思处理这些。”


  “是。”暗影一闪,消失在暗处。


  “……舅舅,你不觉得你这样很嚣张吗?”魏无羡听见夜千瑾的安排,沉默片刻,还是问了出来,让人来收尸?这是赤裸裸的宣战吧!


  “如果不是陪你历练,我不介意亲自上门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嚣张,我虽然不管那些家族宗门的什么明争暗斗,但是,若是真的犯到我血域,我也不介意破一次戒。”夜千瑾不屑,魏无羡更加想知道,他舅舅之前这样……为什么没被乱棍打死?果然有实力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舅舅,你之前也遇到过这样的事吗?你该不会每次都是这样的吧!”魏无羡越想越是头皮发麻,话说舅舅你那么飘,其他舅舅处理后事处理得过来吗?


  “我有几十万年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了,我在意的是诸天万界山河永存,天道规则轮回不败,而不是一隅之地种族兴衰,皇权更替,像这样的战斗,对我来说只是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罢了,作为诸天的君主,哪一次战役不是动碾成百上千万人你死我活?这些?还不够填堕神战场的一个坑呢,你学着点,未来这诸天,可是要交给你的。”夜千瑾看着眼前的浮尸,眼中波澜不惊,魏无羡也沉默了,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为什么……会那么残酷?


  “这个世界,有实力,才有说话的资格,我明白你的心思,世界残酷,你的善良需要带点锋芒,现在的你,只有先学会了狠,才有机会去仁慈。”夜千瑾很明白,魏无羡出门这些天的所作所为他都看在眼里,对于魏无羡的赤子心,他很欣慰也为他骄傲,但是,对于魏无羡过分善良,他不是很认可,黑暗无边无际,容不得他太过无私的善良,在外太久,让魏无羡学会了珍视他人,却没有让他学会先保护好自己。


  生而为人,没有谁必须要为了旁人放弃自己,没有谁必须对旁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迁就,因为这跟他没关系,帮的多了,有时候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了,他们……怎么配?


  


  

【忘羡】含光君真的不会失控吗? 35(正文完)

泠依惜:

含光君×老祖羡


带回去藏起来的故事






=====




103.


兰陵城,金鳞台。


近来喜事颇多,自小金夫人的儿子平安降生之后,这金鳞台上几乎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往来宾客络绎不绝,从主到仆,都是忙碌并快乐着。


今日,又是一场精心准备的大宴——金小公子的满月礼。


宴会要到傍晚时分才开始,不过受邀而来的人早早地便到了,金氏对此也早有准备,格外开放了金鳞台上的会客厅和试剑场,方便他们歇息或是比武切磋,消磨时间。


几名修士相约前往试剑场,准备彼此切磋较量一番,来到场边时,却发现台前已经站了两个人了。


看清那两人面容,几人皆是面露敬佩之色,上前行礼招呼道:“含光君。魏公子。”


蓝忘机淡淡还礼,多余的一言不发,魏无羡却十分友好地对他们笑了笑,问道:“几位也是来比武的?我们不着急,你们可以先请。”


众人一看,这位传言中十分不讲规矩、没有教养的魏公子,此时身边竟是佩了剑的。他们从小到大也没少听长辈夸赞魏无羡剑法如何精湛,此时都有些心痒,忍不住想与他讨教一番,但看见站在他身边、似乎已经准备往台上走的蓝忘机,又默默地把这个想法压下了。


没有人敢在含光君面前与魏无羡卖弄自己的剑法。


魏无羡露出了十分遗憾的表情,那表情在他面上转瞬即逝,因为下一刻,他便已经携了蓝忘机一同上了试剑台。


 


年轻人中有人小声道:“含光君和魏公子,究竟是什么关系?我听说他们自乱葬岗一事后,总是结伴而行,一同出入。”


一人的声音有些暧昧:“若说只是好友,反正我是有些不信的。”


这时,又一人道:“是什么关系,也是蓝家与江家操心的事,我等管这些做什么。快看,他们要开始了。”


台上蓦然传来两声佩剑铮然出鞘的声音,这些人精神一振,不再讨论那些有的没的,赶紧把注意力放回了台上。


 


只见台上的蓝忘机与魏无羡,一人白衣,一人黑衣,一人系着雪白的抹额,一人束着鲜红的发带,一人面无表情,一人微挑唇角。避尘冷冽,随便轻灵,二人对视一眼,足下极有默契地一点,下个瞬间,飞身上前。


两把灵剑相击,发出铿锵声响。


只是起手的一招,台下人却已经忍不住拍手赞叹道:“好!好身手!”


那几个年轻人也看得根本移不开眼睛。二人的动作越来越快,若不仔细去捕捉,就只能看到他们手中两道跳动的光,一道蓝光,一道红光。蓝光沉稳有力,红光诡谲多变,配上二人不相上下的敏捷身法,毫不意外地夺去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结果会如何?究竟谁可以赢?


观众们不知不觉地攥紧了手心,额上也淌下汗水来,一颗心跟着台上的两道身影一起提到了嗓子眼,眼睛一下都不敢眨,生怕漏掉他们的任何一个动作。


过了数十招,依旧难分上下,众人抓紧短暂的空隙咽了咽口水,谁知此时魏无羡却忽然后退几尺,退到攻击距离之外。众人正不解他此举何意,却见他竟就那样若无其事地把随便收入了鞘中,然后笑着对蓝忘机拱手道:“含光君好剑法!魏某佩服!”


……这就完了?


众人简直惊掉下巴,一阵抓心挠肝,恨不得冲上去替他把随便重新拔出来,塞回他的手里,再揪着魏无羡的领子求他继续比下去。


却见蓝忘机也是一脸淡然地收起剑,面上看不出丝毫不悦或是意外的神色,一丝不苟地拱手还礼道:“承让。”


接着,二人便双双走下试剑台。魏无羡临走前还好心地提醒之前那几人道:“该你们上啦!”


年轻人还有些愣愣的没回过神来,一时竟不知是该求他继续刚才明显就没有结束的比武,还是该积极地上前请求他与自己一战。犹豫的这点时间里,蓝魏二人已经远远地走出了一段距离。


不知是不是他们的错觉,蓝忘机似乎有意无意地用身体把他们直勾勾望向魏无羡的目光挡住了。


 


 


 


104.


魏无羡与蓝忘机走下试剑台,他忽然长出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还没说话,见状,蓝忘机一把扶住了他,抓住他的手就要输送灵力。


“哎哎哎!”魏无羡连忙把手抽了回来,哭笑不得道,“蓝湛,我真没事儿。这里是金鳞台,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蓝忘机顿了顿,道:“那你便不要勉强。”


明明上台前说好只过二十招,结果最后过了五十招都不止。他自己也有错,竟就那样被魏无羡的节奏给带跑了。


魏无羡用手搔了搔他的下巴,笑容意味深长地道:“含光君,你应该再对我有点信心。要知道去年这时候,我还只能挥出两剑啊。”说着左眼一眨,“看我进步多快。”


“……”蓝忘机说不过他,一把抓住了他那只不安分的手。魏无羡满眼期待地等着他做些什么,却听二人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道:“呀,你们果然在这里。”


他们两个迅速分了开来。


江厌离站在他们不远处,身边有一个侍女搀扶着,忍俊不禁道:“你们藏什么。”


蓝忘机道:“……师姐。”


魏无羡连忙扫过去,扶住她,道:“师姐,你怎么出来了。金子轩呢?”


江厌离小声道:“别跟他说。不让我做这个,不让我做那个的。我哪有这么脆弱呀。”


魏无羡却难得跟金子轩站在了同一战线,坚持道:“我送你回去休息。”


江厌离道:“你难道来一次,我给你做点好吃的。”


魏无羡在美食和师姐的健康面前果断选择了师姐,道:“总之师姐你回去歇着。汤么,让蓝湛做就好了。”


“……”他本是随口一说,蓝忘机却一本正经道,“嗯。”


 


 


于是,一刻钟后。


蓝忘机站在灶台边,身前围着一条围裙,格格不入的不知是围裙,还是他身上的白衣和避尘。但这些都不能影响他切菜的速度,雪白的莲藕在他干脆利落的刀法下被切成了均匀的大小,整齐地码在案板上。


江厌离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适时提醒道:“下回可以切得稍微大些。”


蓝忘机认真道:“好。”


 


看着那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魏无羡就觉得自己仿佛还活在梦中。


为了证明他也是真实活着的,魏无羡走上前去,搓着手对蓝忘机道:“蓝湛,我也来帮忙吧?”


蓝忘机看他一眼,似乎在估量他对厨房的破坏能力,片刻后道:“好。”


于是魏无羡美滋滋地洗菜去了。


他用手洗两下,就忍不住要瞄蓝忘机那边一眼,边瞄边想:蓝湛这么一个被蓝启仁带大的小孩,怎么会喜欢做菜这种事儿呢?


联想到旧事,他似乎隐约猜到了一点原因,想开口问,但又觉得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薄面皮蓝忘机八成不会承认。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他端着洗好的菜朝蓝忘机凑了过去,道:“哎,蓝湛,问你个问题。”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嘿嘿一笑:“为什么把排骨切得这么大?”


“……”蓝忘机道,“你会挑拣。”


魏无羡道:“为什么给莲藕焯水用的是热水,给排骨焯水用的是冷水?”


蓝忘机道:“热水,口感好。冷水,去血气。”


魏无羡道:“那为什么要加姜片?”


蓝忘机道:“可以去腥。”


魏无羡道:“哎你为什么要学做菜啊?”


蓝忘机几不可察地顿了顿,道:“给你,做。”


“……”


魏无羡一愣。旋即扑哧一笑。


蓝忘机手上一动略微一停,魏无羡见状,还以为他是羞了不肯做了,忙按住他的手哄道:“别别别,好蓝湛,我错了。你不做了就只有我做了,我一做,咱们就只能吃锅底了!”


江厌离在一边看着他们的小动作,抬起袖子挡着脸,笑得频频弯腰,全靠她的侍女扶着。


魏无羡索性也不隐藏本性了,当场捧着蓝忘机的脸,在他唇边亲了一口。


 


蓝忘机看起来面无表情的,依旧若无其事地做着汤,等到后来江厌离离开了厨房,魏无羡也几乎把这事儿忘了的时候,他忽然招呼也不打一声地抓住魏无羡肩膀,气势汹汹地把他抓了过来,狠狠地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魏无羡猝不及防:“唔唔唔!”


厨房里只剩他二人了。蓝忘机在他唇上又啃又咬,好一阵子,才把他放开。


二人呼吸都微微凌乱,对视一眼,魏无羡发现,蓝忘机的耳朵果然又有些红了。


他本来都以为这个话题过去了,结果谁知蓝忘机一直惦记着,他索性又提了起来,不怀好意地笑道:“好啊含光君,准备做得挺足的啊。我还没嫁到你们家呢,就早早开始研究结婚之后吃什么了!”


“……”蓝忘机无言一阵,搂紧了他,闷声道,“我的!”


魏无羡哈哈笑:“你的,你的,都跟你回家拜过天地了,还不是你的?”


 


 


 


105.


那天晚上,蓝忘机握着魏无羡的手,拉着他从山下的镇子上一路回到了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一路都没有说话,直到跟蓝忘机回到静室,才像是刚回过神似的忽然发难,反手把蓝忘机按在了门板上。


他一条胳膊撑在蓝忘机脑袋旁,压下来和他接了一个急切又漫长的吻。蓝忘机一边任他亲吻,一边抬起手,在他的背上轻抚轻拍。


好半天,唇舌终于分离,魏无羡的眼角还是红红的,但声音好歹已经平静了下来。靠在蓝忘机胸口,一手抓着他的衣襟,问:“你怎么出来的。”


蓝忘机道:“兄长,让我走的。应当是叔父的意思。”


魏无羡:“……”


他问:“然后就来找我了?”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鼻子一酸,又克制不住地吻了下去。


 


两个人从门口纠缠到桌边,互相推搡着后退,黑暗中撞到一样东西,发出碰的一声巨响。


魏无羡大惊,连忙从蓝忘机身上起来,眼疾手快地接住了从架子上坠落的两只白玉瓶。他没接住的另外两个,被蓝忘机稳稳地接住了。


——二人不小心撞倒了桌边的书架,那几只白玉瓶子好歹是抢救下来了,但一书架的书可就倒霉了,全都七零八落地掉在了地上。


两个人在黑暗中对视一眼,无言一笑。


蓝忘机点燃了桌上的灯,魏无羡蹲下身子帮他捡散落一地的那些圣贤书。一本,两本,三本。再去捡下一本的时候,他忽然“咦?”了一声。


那是一张夹在书里的纸,落了出来,上面寥寥写了数行,与蓝忘机平日里认真到令人发指的笔记极不相衬,他忍不住拿起来看了一眼。


蓝忘机注意到他的动作,也弯下腰来看向他的手中。


 


只见那张纸上写着:



  1. 成亲之前,切记克制自己。

  2. 切记不可鲁莽,谨慎行事。

  3. 切记要顺应对方的心意。


……



  1. 婴偏爱饮酒,可饮酒助兴。

  2. 婴惧怕疼痛,不得勉强。


 


魏无羡:“……”


蓝忘机:“……”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猛地伸手去夺那张纸,魏无羡却反应极快地把纸拿远了,让他无论如何都够不到。


蓝忘机道:“魏,婴!”向他扑了过来。


魏无羡被他一把抱住,再跑不掉,忙道:“含光君!克制!克制!”


蓝忘机:“……”


他煞有介事道:“你看,‘成亲之前,切记克制自己’……你写的。”


蓝忘机:“……”


他羞愤无比。明明两人什么事都做过了,他此时却几乎无法直视魏无羡的眼睛,然而,才刚移开视线,就听那人道:“所以,成亲之后就不用了?”


蓝忘机微微一怔。


魏无羡笑嘻嘻地:“成亲不就是三拜然后洞房么。咱们洞房过好几次了,去补个三拜不就完事了?”


“……”蓝忘机道,“胡闹。”


魏无羡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道:“我乐意。”他拉住蓝忘机的手,走到院子里,面朝着姑苏祠堂的方向,对他眨眼道:“来不来?”


蓝忘机:“……”


魏无羡道:“管他日后如何,咱俩先把红线绑牢了,任谁都扯不断。”


蓝忘机道:“……好。”


 


魏无羡在院中站定,蓝忘机也并肩站在他的身边。头顶明月繁星,将静谧的光辉温柔地披在他们身上。


魏无羡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一拜天地——”


二人目光望向远方,一同弯腰,深深一拜。


蓝忘机沉声道:“二拜,高堂。”


又是完全一致的一拜。


魏无羡直起身,对他笑了笑:“夫妻对拜?”


蓝忘机道:“……夫妻对拜。”


他们心照不宣地彼此后退了一段距离,注视着对面那个人的眼睛,然后不约而同地弯下身来。


 


魏无羡的目光落在蓝忘机的襟口的云纹,落在他腰间的玉佩,落在他雪白的云靴上。


蓝忘机亦看着他陈情的红穗,看着他微微并拢的脚尖。


 


彼此都将彼此的这一刻深深地印在了脑海里。


 


 


 


106.


魏无羡在厨房开了小灶,吃了个半饱,才懒洋洋地跟蓝忘机一起回到斗妍厅中。宴会即将开始,此时厅中差不多已经坐满了宾客。他和蓝忘机在最前排、视野最好的地方找到了属于他们的坐席。


魏无羡从桌上壶中倒了一杯酒,咂咂嘴,一边与蓝忘机说话,一边淡定地等候开席,偶然抬眼一看,不知为何,觉得蓝忘机的眼神中好像飘过一丝不自然。


他奇怪道:“怎么了。”


蓝忘机却摇头:“无事。”


他既然这么说了,魏无羡便也不再追问。


 


 


蓝忘机看着这满座宾客,忽然从心中升起一阵感慨。


——时隔已久,他又想起了当初那个让他失控的“梦境”。


他从未告诉魏无羡,梦境中的江厌离和金子轩会有生命之危,更是没有提及,让那些事情彻底走向悲剧的开端,就是今日这场满月宴。


 


他看着魏无羡在他身边喝酒吃点心,时不时跟他说两句好玩的,一脸惬意。偶有别的宾客路过他二人身边,也是不敢怠慢地恭敬行礼。蓝忘机心念微动,在桌子底下不动声色地握住了魏无羡一只手。


魏无羡挑眉一笑,捏了捏他的手指。


 


那个让一切分崩离析的起点,此时被他牢牢地抓在了手中。


 


 


这时,宾客的交谈声静了下来,二人抬头往前方一看。原来是一袭盛装的金子轩和江厌离夫妇在金家人的簇拥下走了上来。


江厌离面色红润,略施粉黛,怀中抱着一个小婴儿,正是这场宴会的主角。


 


魏无羡抑制不住地一阵兴奋,拍着蓝忘机的手道:“蓝湛,看到了没!那就是我外甥金凌!你看他多可爱啊。”


蓝忘机柔声道:“嗯。”


 


金凌的满月宴,自此正式开始。






end






你没看错,的确完结了!正文完结了!


还有几个番外


写完番外再写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