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竹霞

【魔道祖师阅读体】恍然如梦33

是琦琦鸭0v0:

  ▲ 我写的文真的不虐,相信我,我真不会写虐。

  ▲ 现在都是晓薛的主场,这章完了忘羡他们的出场就多了(๑•ૅૄ•๑)

  ▲ 宠洋洋奥_(¦3」∠)_

  ——————

  【薛洋被蓝忘机一剑划过,非但在胸口划出了一道伤口,那只他藏在怀里的锁灵囊,也被避尘的剑尖挑了过去。魏无羡道:“薛洋!你要他还给你什么?霜华吗?霜华又不是你的剑,凭什么说‘还给你’?要脸吗?”薛洋哈哈大笑起来。魏无羡道:“笑,你笑吧。笑死你也拼不齐晓星尘的残魂。人家恶心透了你,你还非要拉他回来一起玩游戏。”薛洋忽而大笑,忽而又骂道:“谁要跟他一起玩游戏?!”】

  屏幕上继续播放着,而薛洋却无心去看,因为晓星尘现在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对他的唇又舔又啃的。

  都咬破皮了。

  “唔……道长,你怎么了……唔唔!”薛洋刚偏开头说了一句话,晓星尘便又简单粗暴的堵上了他的嘴。

  就在薛洋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的时候,晓星尘终于放开了他。

  “阿洋,道长最爱你了,别离开道长。”晓星尘是真的被薛洋的那一晕给吓怕了,他很怕薛洋随时都会再晕过去。

  薛洋听到他这句话,只是楞楞的睁着眼睛看他,他能知道现在在晓星尘眼里他一定是呆呆傻傻的,仿佛一个傻逼一样。

  但是他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啊!

  道长说最爱他了!

  啊啊啊好开心!

  而其余人看着晓星尘刚才仿佛要把薛洋给亲死的操作,心里都默默为薛洋上了柱香。

  薛洋真惨,昏迷刚醒过来就差点被亲死了。

  啧啧啧。

  【他一说话,就等于是在报出自己的方位,剑刃穿体的声音不断响起。可薛洋忍伤忍痛的能力异于常人,魏无羡在共情里早已目睹过,哪怕他被一剑穿腹,也能谈笑风生。魏无羡道:“那你为什么推迟了好几年才去杀常萍?你到底是为什么去杀常萍,你自己心里清楚。”薛洋嘿然道:“那你倒是说说,我心里清楚什么?我清楚什么?!”】

  “我不清楚……我什么都不清楚……”薛洋身子往前一倒,正好倒在晓星尘怀里,他窝在晓星尘怀里,闷闷出声,“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嘟嘟囔囔的说了半天,最后抬起头来,眼神可怜无助的望着他唯一的光,“道长,我只有你了……你要是不要我,那我就是个没人要的垃圾了。”

  “阿洋,说什么胡话呢,”晓星尘收紧臂弯,将他紧紧抱入怀里,低头吻着他的发丝,“你不是垃圾,道长也不会不要你,你的小脑袋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呢。”晓星尘伸出手来在他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薛洋捂着额头,傻兮兮的笑了。

  “嘿嘿,脑袋里整天想着道长呢。”薛洋用撒娇的语气说道,说完,他还把毛绒绒的脑袋凑过去在晓星尘脖颈处亲昵的蹭了蹭。

  面对薛洋的撒娇,晓星尘心中欢喜的不行,抱着薛洋仿佛是抱着世间罕见的珍宝一般。

  【魏无羡抛出了一只空荡荡的锁灵囊,让它去抢救吸收阿箐的魂魄。迷雾之中,传来几声咳血声,薛洋走了几步,忽然伸手朝前扑去,咆哮道:“给我!”蓝忘机一语不发,避尘蓝光劈下,斩断了他一条手臂。】

  “疼吗?”晓星尘摸着薛洋的断臂处,心疼的问,然而问出话后他又觉得自己问了个白痴问题,被砍断手臂怎么可能不疼。

  薛洋笑眯眯的看着晓星尘,无所谓道:“不疼,它断了多好啊,那样我也就不用一直看着那么难看的左手了。”

  他这样一说,晓星尘倒是想起了他的左手,他抓住薛洋的左手举在面前,在薛洋怔愣的眼神下将他常年戴着的手套脱了下来。

  薛洋瞳孔猛地缩了一下。

  晓星尘看着手中握着的这一只过分苍白的手,这只手并不算漂亮,手上大大小小的有很多疤痕,修长的手指看起来也有些弯曲,不是很好看。

  但晓星尘看着这只手却心疼的要命。

  他小心翼翼的捧着这只手,细密的吻落在每一根手指上,每一道疤,他将他整只手都吻了个遍,最后一吻落在了他的小指处。

  在晓星尘亲吻到他的断指时,薛洋狠狠颤了一下,想把手抽离但又抽不出来,无奈只能看着自己浑身上下最丑的地方被最心爱的人吻着。

  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好丢人,他自己都嫌弃自己,更不要说道长了……

  他不想被道长看到他丑陋的地方,他害怕。

  晓星尘亲着亲着,突然觉得有水滴在了他的脑袋上,他疑惑的抬头看去,便看到他的阿洋,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正不断地涌出泪水来。

  “阿洋乖,不哭,”晓星尘大约能明白他为什么哭,于是便心疼的轻声哄他,“怎么了阿洋,为什么哭的这么凶,道长不可以亲亲你吗?”

  薛洋使劲摇头,眼泪汪汪的看着晓星尘说:“我觉得丑……”怕被你嫌弃。

  最后半句他没有说出口。

  但晓星尘能明白薛洋的意思,他知道薛洋是怕自己嫌弃他,他心中是既无奈又心痛,同时也觉得他的阿洋好像是有些太过于自卑了。

  “不丑,阿洋怎么会丑呢,在道长眼里阿洋最好看了。”晓星尘温柔的看着他。

  薛洋看着晓星尘那双盛满柔情的眸子,吸了吸鼻子,此刻被他的温柔包裹着,薛洋那颗早已破碎不堪的心终于是被晓星尘的温柔给一点一点的粘合了起来。

  【他们正准备迈开步子,忽然,在血泊之中,看到了地上一样孤零零的东西。一只被斩下来的左手。四根手指紧紧握着,缺了一根小指。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

  “阿洋。”晓星尘突然换了他一声。

  薛洋看向他,之间晓星尘伸出一根食指来对着他,他不解的看向晓星尘,不是很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晓星尘笑着说:“拉一下。”

  薛洋虽然不解,但还是很乖的伸手拽了一下他的食指,随着薛洋往外拽的动作,晓星尘张开手,手心躺着一颗圆滚滚的糖。

  是以前道长给他买的那种饴糖。

  薛洋愣住了,晓星尘继续说:“做的真棒,阿洋可以拿你的奖品了。”

  薛洋愣了一会儿,突然明白了过来,他直接低头就着晓星尘的手将糖果卷进了嘴里,鼓着一边的腮帮子冲晓星尘笑,“道长你从哪学的呀?”

  晓星尘摇了摇头,故意不告诉他,看着他因为不开心嘟起的嘴巴,直觉得可爱极了,于是俯身亲了他一口。

  看着薛洋红扑扑的脸蛋,他轻笑出声。

  【魏无羡又道:“今后你打算如何?”宋岚写道:“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歼邪。”顿了顿,又写道:“待他醒来,说对不起,错不在你。”这是他生前没能对晓星尘说出来的话。】

  宋岚走过来:“星尘,出去后我要重修白雪观,你要来吗?”

  晓星尘看着他想了想,突然神神秘秘的笑了一下,“这个啊,要看阿洋了。”

  “嘎?”突然被cue到的薛洋一脸懵逼,甚至发出了一声鸭子叫。

  晓星尘被他逗笑了,继续说:“阿洋让我去我就去,全看阿洋。”

  宋岚无奈了,他的好友怎么好端端的就变成妻管严了呢,哎……他家宁儿也不和他说句话……

  “道长你要去就去,我跟着你,万一我一说不愿意去,你也不去了,这大块头又得怪我,再把我想成什么祸国妖妃咯。”薛洋瞥着宋岚,噘着嘴说。

  晓星尘乐的不行,抱着薛洋一直在笑,“阿洋,子琛不会那样的,而且什么祸国妖妃啊,你这小脑袋里整天不想些正经的。”

  薛洋把嘴一撅,哼哼唧唧的不说话了。

  宋岚看着两人恩爱,闭眼扶额。

  他就不该过来。

  【一路走下来,他讲完之后,身旁已是一片愁云惨淡,再没有一个人记得鬼将军了。蓝景仪第一个哭了起来,道:“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金凌大怒:“那个薛洋,人渣!渣滓!死得太便宜他了!”那名窥看门缝时赞美过阿箐的少年捶胸顿足道:“阿箐姑娘,阿箐姑娘啊!”】

  蓝景仪:“……” 哦豁,怎么还有这码事。

  金凌:“……” 哦豁完蛋,我现在收回那句话还来得及吗。

  薛洋听着屏幕上金凌对他的咒骂,苦涩的笑了笑。

  金凌看着薛洋那一抹牵强的笑容,心里没由来的一阵难受,他扭扭捏捏的纠结了半天,才开口:“洋哥哥,对不起……”

  薛洋看着他呆了一下,随后摆了摆手:“没事,比你骂的狠的我都听过无数次了,你这算什么,不用给我道歉。”

  这下轮到金凌呆住了,其余那些骂过他的小朋友都是满心的愧疚,他们现在看到了薛洋的经历,只觉得薛洋的经历让人心疼,尤其是想到在他们理所当然的受着父母关爱的年纪,薛洋却是被所有人厌弃,他们就觉得喘不上气来。

  这个世间,跟他们所以为的简直是完全不一样。

  他们又看了看已经被晓星尘柔声哄着的薛洋,脸上才露出了笑容。

  幸好现在晓道长和他在一起了。

  【魏无羡喃喃道:“我怎么知道?”他当然知道!他死了的那几年里,根本没收到过一张纸钱啊!蓝景仪又在他心口上插了一刀:“就算你收不到,那也肯定是因为没人给你烧的缘故。”魏无羡扪心自问:“怎么会?难道我就如此失败?没有一个人肯给我烧纸钱吗?难道真的是因为没有人给我烧、所以我才没收到?”他越想越觉得不可能,转头低声问蓝忘机:“含光君,你有没有给我烧过啊?至少你给我烧过的吧?”蓝忘机看了他一眼,低头拂了拂袖底沾染的一点纸灰,静静地眺望远方,不置一词。魏无羡看着他安然的侧颜,心道:“不会吧?”真的没有吗?!】

  魏无羡低头扶额,满脸苦恼,“哎……我活的太失败了吧,死了都没人给烧纸钱的。”

  蓝忘机抱紧了他的腰,不赞成的看了他一眼,“你没死,为何要烧纸钱。”

  “哎?”魏无羡愣了一下,眨巴了几下眼睛才明白过来蓝忘机的意思,于是笑着凑上去亲了他一口,“二哥哥你呀,真是让羡羡喜欢死了呢!”

  【城中灯火通明,人声喧闹。这才是活人居住的地方。】

  “阿洋,以后你再也不用生活在那种不见光的地方了,道长陪你一起生活在光里。”晓星尘温柔的注视着薛洋。

  薛洋忍下落泪的冲动,点了点头。

  整整八年,他等了整整八年,就在今天,他终于把他的光等到了。

  他阴冷的世界中,终于有一抹光照射了进来。

  【魏无羡看似随意地扫了一眼桌上的菜,几乎大半都是红辣辣的。他留意蓝忘机的下筷,发现他多动的是清淡的菜色,偶尔才伸向鲜红的盘子,入口亦是面不改色,心中微微一动。蓝忘机注意到他的目光,问道:“怎么了。”魏无羡慢慢地斟了一杯酒,道:“想人陪我喝酒了。”】

  “……”

  魏无羡你又想造什么孽!

  “所以说我的故事结束了?又开始讲魏无羡的作死之路了?”薛洋眨了眨眼,挑着眉问。

  “终于结束这个虐心的故事了,我眼睛都哭肿了。”一名女修苦兮兮的说。

  “这个故事赚了太多眼泪了。”又一女修附和。

  “不是……什么叫我的作死之路啊……”魏无羡无语。

  双子这时候又突然冒了出来,对着众人抱歉一笑,手一挥,屏幕亮起了另一个界面。

  “不好意思了各位,恐怕还要再赚你们一点眼泪。”

  ——————

  我写的不虐吧,我觉得挺甜的₍ᐢ •⌄• ᐢ₎

  下一章阅歌体奥,草木要出场了(͏ ˉ ꈊ ˉ)✧˖°



魔道祖师阅读体《终是殊途同归》

晓月路西法:

第四十五章


  【只听这人又道:“既然你把自己送上门来了,那我就……哎哎哎!”


  蓝忘机一只手便把他两只手腕都锁住了。形势逆转,被他反制住的黑衣人惊讶道:“天哪,含光君,你太厉害了,不敢相信,令人震惊,匪夷所思,你居然用一只手就制服了我,我根本没办法反抗!可怕的男人!”


  蓝忘机:“……”他的手不由自主抓得更紧了。


  对方的惊讶变成了惊恐:“啊,好疼。放过我吧,含光君,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不要再这样抓我了,你也千万不要把我绑起来,更不要把我压到地上……”


看他的言语动作越来越浮夸,蓝忘机的眉尖抽了抽,终于出声打断道:“……别玩儿了。”


  魏无羡讨饶讨得正起劲儿,惊讶道:“为什么啊,我求饶还没求完呢。”】


  这已经不是节操碎一地的问题了,而是有没有节操的问题了。


  现在他们就像去咣咣撞大墙。


  这都是啥啊?你的邪魅狂狷呢!杀人不眨眼呢?呼风唤雨呢? 夜夜笙歌(不是)呢?


   你是戏精吗?一天不调戏含光君就浑身难受?这都什么毛病!!


  算了含光君本来就是他的。


  【蓝忘机掸了掸袖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淡声道:“请把抹额递给我,魏远道。”


  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魏无羡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啧啧笑道:“我说吧,蓝二公子,这不,喝醋了是不是?”


  蓝忘机垂下眼睫,魏无羡挡在他身前,一手搂住他的腰,一手托起他下颔,严肃地道:“老实说吧,你这壶醋喝多少年了,怎么藏这么好,我都没闻见酸味。”


  蓝忘机习以为常地配合他仰起脸,忽然感觉有一只不规矩的手摸进了胸口。低头去看,魏无羡的手却已经抽了出来,拿着一样东西,故作惊讶道:“这是什么?”


  那是蓝忘机的钱袋。魏无羡右手将这只精致的小钱袋转得飞起,左手指着它道:“含光君呀含光君,不问自取是为偷。当年他们怎么说你来着,名门之后?世家子弟楷模?好一个楷模呀,居然暗地狂喝浓醋,偷了人家小姑娘送我的香囊,用它做自己的钱袋,难怪我醒来之后到处都找不着它。要不是小绵绵胸口挂的那个小香囊和这个一模一样,我还想不起来呢。你呀你,啧啧。说说,怎么从昏迷时候的我身上把它摸走的?摸了多久?”】


  ……


  #震惊!仙门名士含光君一摊老醋憋了十三年竟酿成醋熘白菜#


  蓝启仁表示暴躁:他蓝家的白菜是你醋可以溜的吗?


  不对啊……这醋……不是白菜自己产的么?那么……熘一下是可以的吧?


  #今天的蓝启仁又在怀疑人生#


  【魏无羡扑哧一笑。那边继续议论:“说起来,这次封棺大典还挺让我刮目相看的,聂怀桑竟然办得不错啊?原先他主动请缨的时候,我还以为铁定要搞砸呢。毕竟一问三不知。”


  “我也是!谁知道他居然主持得不比蓝启仁差。”听他们惊讶纷纷,魏无羡心道,这算什么?今后的数十年里,说不定清河聂氏的这位家主,会逐渐开始展露锋芒,继续给世人带来更多的惊讶呢。】


  “他?一问三不知?你们搞笑的?” 孟瑶摆脱了曾经乱七八糟绑在身上的束缚,笑起来终于带了几丝人气,没了之前刻板的讨好的笑。


  聂怀桑用扇子挡住自己的脸:“三哥说什么呢?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很多人对此一笑置之,几乎没人发现聂怀桑眼睛里不多见的狡黠。


  【魏无羡把胳膊撑在小苹果的驴头上,陈情在手里转得飞起,道:“我娘说过的,你要记着别人对你的好,不要去记你对别人的好。人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这样才会快活自在。”


  这也是他所能记住的,关于父母,为数不多的东西。思绪飘飞片刻,又被魏无羡拉了回来,见蓝忘机正专注地望着他,道:“我娘还说了……”听他迟迟不说下半句,蓝忘机问道:“说什么。”


  魏无羡对他勾勾手指,神情肃然,蓝忘机走近了些。魏无羡俯下身,在他耳边道:“……说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蓝忘机眉尖微动,正要启唇,魏无羡抢着道:“不知羞,不正经,无聊,轻狂,又在胡说八道,对不对?好啦,我帮你说了。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词,真是跟从前一样一点都没变。我也是你的人,扯平了,行不行?”


  逞口舌之快,蓝忘机永远也比不过魏无羡。他淡声道:“你说行便行。”】


  江澄沉默许久,开始和姐姐商量魏无羡的嫁妆。


  魏无羡:哎,别啊!


  虞紫鸢:……


  江枫眠:……


  孩子们喜欢就好呢~


  蓝启仁:曦臣,你看一下忘机的娉礼怎么说。


  蓝忘机:……


  [翻译:叔父开心就好]


  【蓝忘机像是不想再听到任何一个新的名字了,道:“有。”


  魏无羡道:“有什么?”


  蓝忘机道:“名字。”


  魏无羡惊讶道:“有?有的话你早说啊,究竟叫什么。那你还一直不告诉我,害我帮你想了这么久的名字,浪费我的聪明才智。”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忘羡》。”


魏无羡道:“啊?”


  蓝忘机道:“曲名《忘羡》。”


  魏无羡睁大了眼睛。须臾,他捧腹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难怪你一直不肯告诉我了,原来是偷偷摸摸取了这么个名字,用心昭然若揭。可以啊蓝湛你,什么时候取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似是早就料到魏无羡会是这个反应,看着他在小苹果背上前仰后合,只能微微摇头,神色看似无奈,唇角却已悄然无声地浅浅一弯,眸中也有朦胧的涟漪散开。】


  啊!我死了!麻麻我磕到了!


  360°旋转无死角托马斯大回旋原地爆炸螺旋升天!


  后排女修外加一个阿箐一个比一个兴奋,嗨到爆炸,就跟磕了猫薄荷草的猫咪一样,就差起来拿着佩剑舞一曲极乐净土了。


  #你永远也猜不到女人在想什么。#


   【魏无羡迎风看着蓝忘机的背影,眯起眼睛,盘起腿,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能够用这种清奇的姿势在小苹果背上保持不倒。


  这只是一件无聊的小事,他却像发现了什么新鲜有趣的稀奇,急于和蓝忘机分享,叫道:“蓝湛,看我,快看我!”


   如当年一般,魏无羡笑着叫他了,他也看过去了。


  从此,就再也移不开眼睛了。】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n


[终是一坛天子笑,此生不悔入魔道] *n


  伴随着铺天盖地的弹幕, 周围那一圈白色的屏障开始缓缓碎裂,露出原本的世界。


  金光善和苏涉二人消失不见,想必是会地府去了。


  铭鎏没有离开,他一直吵吵着要去不净世和孟瑶谈人生谈理想,魏无羡也就没反驳,默许了。


  他现在满心都是他的蓝二哥哥。


  天空上突然满是乌云,还噼里啪啦的打起了闪电。


  铭鎏一看这阵账,利索的马上就跑,就在他跑出伏魔洞的一瞬间,一道雷光轰隆隆的劈下来。


  魏无羡出手快如闪电,扯住铭鎏的领子用力一拽,正好把他扯出雷电范围。


  铭鎏冷汗直冒:“哥,这是什么情况?我怎么招天谴了?”


  魏无羡狠狠一个爆栗敲在他头上:“你扭曲了时间,让本该消失的真相重现,让我们先了解未来的事,就象征着你对天道的规律宣战了!他肯定要用雷劈你!你还跑那么快,是生怕雷劈不死你!?啊?”


  骂完,还不客气的拍了他两巴掌:“真不长记性!”


  “啊?那怎么办?” 铭鎏挠头,但他知道,自己这个长辈一定有办法的。


  魏无羡挥挥手,随随便便掐出一个咒印:“嗳,江澄,你先带他们下去。我给这小屁孩擦完屁股就到。”


  说着随手吧咒印一挥——


  洞外感受到冥王气息趴着不敢动的一群走尸们缓缓化作烟尘飘散在空气中。


   “走吧。愣着干什么?”魏无羡点点下巴,“没事,放心。”


  一行人走下山后,魏无羡提着铭鎏的领子走到一片空地上。“看好了,什么叫逆天而行。”


  天空中毫不犹豫的再次劈下雷。


  魏无羡头也没抬,淡淡道:“不自量力。”说罢,双眸霎时变为耀目的红色。


  铭鎏瞬间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威压。那雷,还没来得及落到地上,就已经碎成火花。


  魏无羡此时才抬头看天:“如何?可识得吾?”


  天上的雷闪烁两下,似乎是又要劈下。


  魏无羡冷笑:“区区蝼蚁,不足挂齿耳。”


  说罢,怨气拔地而起,直冲云霄。将乌云搅的稀烂。


  乱葬岗边刚刚下山的众人目睹了那片乌云被搅碎的全过程。即使是在乱葬岗边缘,都能够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压力和怨气。


  那种压力,似乎是在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这个人,很可怕!胆子小的,抖了三抖。


  铭鎏目瞪口呆的看着魏无羡淡定的处理完之前对他很凶的雷劫云后,收起力量,伸手对他笑:“怎么?还不走?想再被劈两下?”


  铭鎏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哎呀呀~这不是要走了么?” 拉着魏无羡的手站起来。


这两人很罕见的没有互相拆台,安安静静的走下去。他们都知道魏无羡因为有了这种力量付出了什么,又经历了什么。


  两人慢慢悠悠走下山来。


  江澄远远的就看见了两人悠然自得的模样,恨不得回去把那个为他们担心的自己暴打一顿。


  魏无羡才不管别人怎么想,加快了脚步,直直的就撞进了蓝忘机的怀里:


  “蓝湛,我是不是很厉害?”


  “嗯。”


  “我娘说过,你要记得别人对你的好,不要去开记你对别人的好,人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这样才能快活自在。” 魏无羡顿了顿,继续道,“所以啊,蓝湛,我现在心里什么也没装,就剩下一个你。”


   


                                       ——正文完


ps:想知道很久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小伙伴不要走开


pps:最后一段话摘自《孑行》的最后念白


ppps:啊哈哈哈哈终于完结了!!!


[苦日子还在后面呢!]


pppps:准备开一个论坛体,欢迎捧场

魔道祖师阅读体《终是殊途同归》

晓月路西法:

第四十五章


  【只听这人又道:“既然你把自己送上门来了,那我就……哎哎哎!”


  蓝忘机一只手便把他两只手腕都锁住了。形势逆转,被他反制住的黑衣人惊讶道:“天哪,含光君,你太厉害了,不敢相信,令人震惊,匪夷所思,你居然用一只手就制服了我,我根本没办法反抗!可怕的男人!”


  蓝忘机:“……”他的手不由自主抓得更紧了。


  对方的惊讶变成了惊恐:“啊,好疼。放过我吧,含光君,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不要再这样抓我了,你也千万不要把我绑起来,更不要把我压到地上……”


看他的言语动作越来越浮夸,蓝忘机的眉尖抽了抽,终于出声打断道:“……别玩儿了。”


  魏无羡讨饶讨得正起劲儿,惊讶道:“为什么啊,我求饶还没求完呢。”】


  这已经不是节操碎一地的问题了,而是有没有节操的问题了。


  现在他们就像去咣咣撞大墙。


  这都是啥啊?你的邪魅狂狷呢!杀人不眨眼呢?呼风唤雨呢? 夜夜笙歌(不是)呢?


   你是戏精吗?一天不调戏含光君就浑身难受?这都什么毛病!!


  算了含光君本来就是他的。


  【蓝忘机掸了掸袖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淡声道:“请把抹额递给我,魏远道。”


  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魏无羡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啧啧笑道:“我说吧,蓝二公子,这不,喝醋了是不是?”


  蓝忘机垂下眼睫,魏无羡挡在他身前,一手搂住他的腰,一手托起他下颔,严肃地道:“老实说吧,你这壶醋喝多少年了,怎么藏这么好,我都没闻见酸味。”


  蓝忘机习以为常地配合他仰起脸,忽然感觉有一只不规矩的手摸进了胸口。低头去看,魏无羡的手却已经抽了出来,拿着一样东西,故作惊讶道:“这是什么?”


  那是蓝忘机的钱袋。魏无羡右手将这只精致的小钱袋转得飞起,左手指着它道:“含光君呀含光君,不问自取是为偷。当年他们怎么说你来着,名门之后?世家子弟楷模?好一个楷模呀,居然暗地狂喝浓醋,偷了人家小姑娘送我的香囊,用它做自己的钱袋,难怪我醒来之后到处都找不着它。要不是小绵绵胸口挂的那个小香囊和这个一模一样,我还想不起来呢。你呀你,啧啧。说说,怎么从昏迷时候的我身上把它摸走的?摸了多久?”】


  ……


  #震惊!仙门名士含光君一摊老醋憋了十三年竟酿成醋熘白菜#


  蓝启仁表示暴躁:他蓝家的白菜是你醋可以溜的吗?


  不对啊……这醋……不是白菜自己产的么?那么……熘一下是可以的吧?


  #今天的蓝启仁又在怀疑人生#


  【魏无羡扑哧一笑。那边继续议论:“说起来,这次封棺大典还挺让我刮目相看的,聂怀桑竟然办得不错啊?原先他主动请缨的时候,我还以为铁定要搞砸呢。毕竟一问三不知。”


  “我也是!谁知道他居然主持得不比蓝启仁差。”听他们惊讶纷纷,魏无羡心道,这算什么?今后的数十年里,说不定清河聂氏的这位家主,会逐渐开始展露锋芒,继续给世人带来更多的惊讶呢。】


  “他?一问三不知?你们搞笑的?” 孟瑶摆脱了曾经乱七八糟绑在身上的束缚,笑起来终于带了几丝人气,没了之前刻板的讨好的笑。


  聂怀桑用扇子挡住自己的脸:“三哥说什么呢?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很多人对此一笑置之,几乎没人发现聂怀桑眼睛里不多见的狡黠。


  【魏无羡把胳膊撑在小苹果的驴头上,陈情在手里转得飞起,道:“我娘说过的,你要记着别人对你的好,不要去记你对别人的好。人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这样才会快活自在。”


  这也是他所能记住的,关于父母,为数不多的东西。思绪飘飞片刻,又被魏无羡拉了回来,见蓝忘机正专注地望着他,道:“我娘还说了……”听他迟迟不说下半句,蓝忘机问道:“说什么。”


  魏无羡对他勾勾手指,神情肃然,蓝忘机走近了些。魏无羡俯下身,在他耳边道:“……说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蓝忘机眉尖微动,正要启唇,魏无羡抢着道:“不知羞,不正经,无聊,轻狂,又在胡说八道,对不对?好啦,我帮你说了。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词,真是跟从前一样一点都没变。我也是你的人,扯平了,行不行?”


  逞口舌之快,蓝忘机永远也比不过魏无羡。他淡声道:“你说行便行。”】


  江澄沉默许久,开始和姐姐商量魏无羡的嫁妆。


  魏无羡:哎,别啊!


  虞紫鸢:……


  江枫眠:……


  孩子们喜欢就好呢~


  蓝启仁:曦臣,你看一下忘机的娉礼怎么说。


  蓝忘机:……


  [翻译:叔父开心就好]


  【蓝忘机像是不想再听到任何一个新的名字了,道:“有。”


  魏无羡道:“有什么?”


  蓝忘机道:“名字。”


  魏无羡惊讶道:“有?有的话你早说啊,究竟叫什么。那你还一直不告诉我,害我帮你想了这么久的名字,浪费我的聪明才智。”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忘羡》。”


魏无羡道:“啊?”


  蓝忘机道:“曲名《忘羡》。”


  魏无羡睁大了眼睛。须臾,他捧腹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难怪你一直不肯告诉我了,原来是偷偷摸摸取了这么个名字,用心昭然若揭。可以啊蓝湛你,什么时候取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似是早就料到魏无羡会是这个反应,看着他在小苹果背上前仰后合,只能微微摇头,神色看似无奈,唇角却已悄然无声地浅浅一弯,眸中也有朦胧的涟漪散开。】


  啊!我死了!麻麻我磕到了!


  360°旋转无死角托马斯大回旋原地爆炸螺旋升天!


  后排女修外加一个阿箐一个比一个兴奋,嗨到爆炸,就跟磕了猫薄荷草的猫咪一样,就差起来拿着佩剑舞一曲极乐净土了。


  #你永远也猜不到女人在想什么。#


   【魏无羡迎风看着蓝忘机的背影,眯起眼睛,盘起腿,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能够用这种清奇的姿势在小苹果背上保持不倒。


  这只是一件无聊的小事,他却像发现了什么新鲜有趣的稀奇,急于和蓝忘机分享,叫道:“蓝湛,看我,快看我!”


   如当年一般,魏无羡笑着叫他了,他也看过去了。


  从此,就再也移不开眼睛了。】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n


[终是一坛天子笑,此生不悔入魔道] *n


  伴随着铺天盖地的弹幕, 周围那一圈白色的屏障开始缓缓碎裂,露出原本的世界。


  金光善和苏涉二人消失不见,想必是会地府去了。


  铭鎏没有离开,他一直吵吵着要去不净世和孟瑶谈人生谈理想,魏无羡也就没反驳,默许了。


  他现在满心都是他的蓝二哥哥。


  天空上突然满是乌云,还噼里啪啦的打起了闪电。


  铭鎏一看这阵账,利索的马上就跑,就在他跑出伏魔洞的一瞬间,一道雷光轰隆隆的劈下来。


  魏无羡出手快如闪电,扯住铭鎏的领子用力一拽,正好把他扯出雷电范围。


  铭鎏冷汗直冒:“哥,这是什么情况?我怎么招天谴了?”


  魏无羡狠狠一个爆栗敲在他头上:“你扭曲了时间,让本该消失的真相重现,让我们先了解未来的事,就象征着你对天道的规律宣战了!他肯定要用雷劈你!你还跑那么快,是生怕雷劈不死你!?啊?”


  骂完,还不客气的拍了他两巴掌:“真不长记性!”


  “啊?那怎么办?” 铭鎏挠头,但他知道,自己这个长辈一定有办法的。


  魏无羡挥挥手,随随便便掐出一个咒印:“嗳,江澄,你先带他们下去。我给这小屁孩擦完屁股就到。”


  说着随手吧咒印一挥——


  洞外感受到冥王气息趴着不敢动的一群走尸们缓缓化作烟尘飘散在空气中。


   “走吧。愣着干什么?”魏无羡点点下巴,“没事,放心。”


  一行人走下山后,魏无羡提着铭鎏的领子走到一片空地上。“看好了,什么叫逆天而行。”


  天空中毫不犹豫的再次劈下雷。


  魏无羡头也没抬,淡淡道:“不自量力。”说罢,双眸霎时变为耀目的红色。


  铭鎏瞬间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威压。那雷,还没来得及落到地上,就已经碎成火花。


  魏无羡此时才抬头看天:“如何?可识得吾?”


  天上的雷闪烁两下,似乎是又要劈下。


  魏无羡冷笑:“区区蝼蚁,不足挂齿耳。”


  说罢,怨气拔地而起,直冲云霄。将乌云搅的稀烂。


  乱葬岗边刚刚下山的众人目睹了那片乌云被搅碎的全过程。即使是在乱葬岗边缘,都能够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压力和怨气。


  那种压力,似乎是在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们——这个人,很可怕!胆子小的,抖了三抖。


  铭鎏目瞪口呆的看着魏无羡淡定的处理完之前对他很凶的雷劫云后,收起力量,伸手对他笑:“怎么?还不走?想再被劈两下?”


  铭鎏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哎呀呀~这不是要走了么?” 拉着魏无羡的手站起来。


这两人很罕见的没有互相拆台,安安静静的走下去。他们都知道魏无羡因为有了这种力量付出了什么,又经历了什么。


  两人慢慢悠悠走下山来。


  江澄远远的就看见了两人悠然自得的模样,恨不得回去把那个为他们担心的自己暴打一顿。


  魏无羡才不管别人怎么想,加快了脚步,直直的就撞进了蓝忘机的怀里:


  “蓝湛,我是不是很厉害?”


  “嗯。”


  “我娘说过,你要记得别人对你的好,不要去开记你对别人的好,人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这样才能快活自在。” 魏无羡顿了顿,继续道,“所以啊,蓝湛,我现在心里什么也没装,就剩下一个你。”


   


                                       ——正文完


ps:想知道很久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小伙伴不要走开


pps:最后一段话摘自《孑行》的最后念白


ppps:啊哈哈哈哈终于完结了!!!


[苦日子还在后面呢!]


pppps:准备开一个论坛体,欢迎捧场

【忘羡】若魏无羡是位女子(四十六)

岁月静好:

主忘羡

副曦澄聂瑶追凌





“师傅,不要再开玩笑了!”孟瑶脸上似乎还带着微笑,但是声音却是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好吧,”温若寒毫不在意,又喝了一口酒,“那你们来找我什么事?”

“帮您逃出去。”魏无羡直直的看向温若寒。




“哈哈哈哈哈哈,”温若寒先是一愣,眼中透出几分向往,之后却不由的哈哈大笑,“小姑娘啊,这温家可不是那么好逃的,况且,我早就失去了逃走的信心了………”

看着温若寒眼中的悲怆,魏无羡和孟瑶都说不出的难过。

沉默了很久,魏无羡突然开口道∶“所以,你真的不打算也,不想出去了吗?”

“出去?出去又能怎么样呢?”温若寒挽起一个讽刺的笑,“即使我再不愿意承认,我都是温家的家主,仅剩的,唯一的嫡系血脉,你说,温家会让我逃吗?”

“不是能不能,而是想不想。”孟瑶盯着温若寒。

温若寒迟迟没有回答。




“蓝启仁老先生还没有道侣。”

温若寒的眼睛一亮。

“你,难道不想再看看他吗?”




“…………想,我想的。”

“我,要出去。”










“这是什么玩意儿!!”温若寒大吼一声,看着桌子上红红绿绿的女装,突然又一种不想逃的感觉。

“师傅啊,您毕竟是家主,出逃,总要伪装一下吧?”孟瑶挽着无懈可击的笑容,一副我是为你考虑的样子。

魏无羡想起温若寒说孟瑶没有她高时,孟瑶额头暴起的青筋,默默把“不是有一件灰色男装吗”咽了下去。




温若寒终于从一堆花花绿绿的衣服中找到一件还算正常的纯白色衣服,带着面纱,以不过关的舞女身份和孟瑶魏无羡一起出了温家。




一出温家,温若寒仿佛活了过来,连衣服都没有换,直奔向蓝家。(蓝启仁正在在蓝家安置伤员)











稍微短了点。

今天晚上或明天会更一个轩离的小番外(庆祝母亲节),与正文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