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竹霞

【魔道阅读体】就是想要你们幸福啊!(53)

阿奇:

“等等等等!!”魏婴似乎发现了什么,连忙拍手叫停,引得众人一阵迷惑,只见那人打着哈哈转过头,“失误,罕见的失误哈哈,这个球竟然还会吞歌的哎!”






众人鄙视道:“靠!别把你的失误强行怪罪到那颗光球上!”






再见魏婴退到旁边,袖子一挥,画面伴随着音乐缓缓的变化起来。






【“唉唉唉听说了没,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啊!”




“夷陵老祖死了?!谁杀的?”




“还能是谁?他师弟江澄大义灭亲,带着四大家族,把他老巢乱葬岗一锅给端啦!”




“杀得好!这种邪魔歪道,再风光无限,他也是一时的!”




“哼!天道好轮回啊!”







听着自己曾经说过的话,那些修士已经没有为自己辩解的勇气,自己说的话自己负责。






……






可是还是很怕那边的一群人啊!!






紫电禁言术那条灵犬三毒避尘随便陈情哦现在还要加上个岁华,这几样东西随便被哪个呼啦一下都不是闹着玩的啊!






所以说刚刚跳过去的是这个吗?!过去了就过去了就别放了嘛!






突然浮现出魏无羡他们小的时候在云深不知处求学的画面。






【幼年羡: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怨气为何不能为人所用啊?!






蓝启仁:你!真是本末倒置,罔顾人伦!!】






欧阳.眼尖但重点不知在何处.子真突然发现了新事物般激动的扯了扯蓝景仪的衣袖:“景仪兄你看先生!”






众人闻言,将目光集中到画面里的蓝启仁身上,大惊。






……蓝启仁蓝老先生……有那么好看吗?






蓝启仁:……明明已经知道了他们在想什么还不能揭出来的苦谁能有我懂。






画面瞬间被上面小魏无羡说的话所淹没,如果说这上面的话语都是另外的另外那个世界人们所发的,那估计是对魏无羡的想法十分赞同。






突然一句紫色的「舅舅,穿鞋,感冒了怎么办」闪了过去,在一堆红色话语中显得十分显眼。






魏无羡见到舅舅这个称呼,在脑海里略一思索,准确的顺着那句话找到画面里的小江澄,一个没忍住直接笑了出声:“江澄你什么时候有那么多外甥哈哈哈哈哈哈你还好意思说我不顾面子哈哈哈哈哈哈我当时居然没发现……”






江澄的脸已经黑了半张,捏紧拳,手上青筋尽现:“魏无羡你太久没挨揍了吧!”






“……”虞紫鸢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脸上神色依旧严肃,狠狠瞪了一眼身旁的江枫眠,“看你惯出来的大弟子和好儿子。”






【幼年汪叽:云深不知处禁酒。






幼年羡:好吧!那我不进去,站在墙上喝,不算破禁吧?









「不算破禁!」




「羡羡你喝!你随便喝!」






蓝启仁盯着那上面闪过去的弹幕,脸上乌云密布,目光如剑飞唰唰的直指魏无羡,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你要是敢随便喝家规抄不死你!






魏无羡装作没看到,费劲心力的任何时候都想


要去挑逗一下蓝忘机:“蓝湛啊蓝湛,那个时候还因为这坛子酒和我打起来了……有没有想过以后竟然还会为了我藏酒啊?”






蓝忘机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淡声道:“为了你,可以。”






就算蓝忘机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但他所回答的五个字却如同这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重重的击进了魏无羡的心里,魏无羡只觉心震如雷鼓,好半晌才回复了一句:“你行啊蓝湛……隔了一世连情话都说的那么顺溜,夷陵老祖输了!心甘情愿。”






金子轩忍不住开口打岔,强行破坏这空间突然冒出来的诡异的粉红泡泡,道:“魏无羡你够了啊!还想不想听完歌看完书回去!”






废话!就连他自己都没和阿离秀恩爱好吗那谁能不能有点自觉?!






【幼年江澄:哼!把那忘机和蓝启仁都得罪透了,你明天等死吧,没人给你收尸。






幼年羡:嘿,你都给我收尸这么多回了,这不差这一次。】






「到后来……羡羡死无全尸。」




「真的没有人给羡羡收尸啊……」




「呜呜呜我的心好痛……」






空间里的气氛突然沉默下来,魏无羡瞅着气氛实在是太不对劲,马上担当起来活跃气氛的角色:“江澄你别那么一副要死的样子嘛!可丑了很丢云梦江氏宗主的面子的。”






魏婴悄咪咪的也凑过来补充:“对啊师妹我跟你说,上次我和「你」一起出去的时候看到了白头发呢!虽然那是我偷偷放上去的不过还是善意的提醒你生气容易老的!”






“这不没让你收尸别那么小气嘛!”






江澄看着凑上前来的两张一模一样没心没肺的笑脸,有些有气无力的往二人的方向一摆手,道:“……你俩滚。”






……






不要笑着说出那种话啊。






【生前风采有谁听闻


身后恶名竟无人争


当初穿林拂叶见识得


白衣少年胆怯几分







「温宁小天使!」




「小天使我家的!」




「明明是个小天使奈何就是姓了温。」




「世人皆知鬼将军,谁识白衣温琼林。」






众人看着画面上那个突然又白衣立马变成黑衣的那个传说中的鬼将军,尤其是在看到最后一句弹幕后,心中百感交集。






突然想起了「温宁」走之前留下来的话。






“他的,误会,也需要,消除。”






……






是真的应该趁此机会了解真相了。






【插科打诨风流言论


倒是涨红了脸好个天真


若是这家伙辱没身份


何妨放下衣袍知还恩】




「绵绵!」




「远道!」




「绵绵思远道!」






“这个……形容的是谁?”这次不知情的众人不只是画面,干脆连弹幕都没有看懂,纷纷摸不着头脑。






只听聂明玦突然发话:“那是比这里在座的大部分修士都有骨气的一个女子。”






魏无羡看着画面,只觉得画中女子有些眼熟,在看到弹幕后终于回忆起,惊呼:“是绵绵!”






那个曾经被他所救下的女子。






在话说出口的那一瞬间突然感觉到身边人呼吸变重,疑惑道:“……蓝湛?”






蓝忘机一开始没有搭理,半晌,从口中缓缓放出两个字:“远道。”






原来是这样!






魏无羡心中好笑,连忙哄道:“我不叫魏远道,我叫魏无羡,忘羡的羡。好不好呀?”






“好。”






众人一脸懵逼:所以说这到底是谁啊!






就在这时,画面中突然出现了金凌金小公子的身影。






【眉间这点丹砂轮不着外人管教




仙中牡丹天生该骄傲




无奈独来独往剩一柄长剑桀骜




阴错阳差恩怨何时能了】






金凌心里有些惊讶,道:“这是……我?”






蓝思追温柔的眯起双眼,轻笑:“怎么了?”






金凌只觉得眼里一阵发酸,竟是又有了几分想要流泪的冲动:“……太像了。”






写的太像了。






然后在看到画面突然闪过一排排的「大小姐」后,那股流泪的冲动硬生生的被金凌给逼了回去。






所以说大小姐是什么鬼啊!






【也曾,按捺心思避尘循礼教




也曾,撩动一曲杯酒醉姑苏




如何要我不在意有道是逢乱必出




云纹抹额也难禁锢】






「有匪君子,照世如珠,景行含光,逢乱必出。」






「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种他种过的思追,气他气过的蓝启仁。」






蓝思追/蓝启仁莫名躺枪:???






还有一句:「天天就是天天!」






魏无羡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转头看向那个自己:“他们怎么知道的?!”






魏婴同样也是一头雾水:“我不知道啊我看的时候还没有的啊!”






【也曾,随心所欲潇洒作顽徒




也曾,剥还金丹陈情太辛苦




乱葬岗上有乱骨孤身入鬼道邪途




献舍魂还何来羡慕】






「呜呜呜……羡羡……」




「从此以后再无丰神俊朗江家好少年。」




「羡羡我还想看你笑的样子。」






魏无羡忽然觉得鼻子有点酸,以前自己作为当事人都没有太大感觉,现在作为旁观者,虽然说只是听到这首歌关于自己的部分,但还是无法避免的从心里升腾起一丝难受。






在看过少年时期的魏无羡后,众人已经明白了那个少年笑起来的样子是有多么好看。






像真正的太阳。






可是他们所不知道的正是「真正的太阳」后来被「所谓的太阳」给毁灭了。






【蓝思追:糯米粥含口入熟悉辛味是何故


问灵布阵颇为领悟】




「思追儿!」




「萝卜!」






在一片沉默中,蓝景仪突然道:“魏前辈你当时一定不知道就因为煮了一碗粥然后就被思追认出来了。那粥的味道可怕至极,要是我估计我也一生都不会忘记。”






“那说明思追聪明,不愧是我种出来的。”魏无羡得意道,在听到蓝景仪后半段话时,眉毛一挑手一挥:“去去去一边去小孩子懂什么!那可是夷陵老祖特制糯米粥,中尸毒后一碗过去当场见效。”






薛洋突然想起了那所谓特制糯米粥的味道,一个没忍住:“呕。”






魏无羡:“……靠要不要这么不给我面子。我看你是没吃过三弟妹做的饭。”






★★




阿奇:太长了太长了我hold不住了,好困٩(๑´0`๑)۶